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查有梁:课程改革要注意基本概念  

2016-02-15 09:21:15|  分类: 转3—课程建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肯锡全球报告——学校体系为什么成功》(见《校长》,2013/02)指出:“无论什么地方,学校改革都可以获得进步,成效很可能会在六年或更短的时间内出现。”并列出一张图表称:“所有阶段的学校体系都能在短短的6年间取得进步。”这启示我们课程改革在试行了6年之后,即可判断成功与否,就可以见分晓,而不必等待很长时间,例如,进行了10年之后还声称“成败未定”。

        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来,到2012年,已经60多年。这60多年,我国基础教育进行了8次课程改革,平均7.5年左右进行一次课程改革。只有第4次课程改革是在文化大革命期间,有为期15年的课程改革(1963-1978)。其次,就是第8次课程改革从2001年开始的课程改革超过了10年(2001-2012)。其他6次课程改革都在6年的周期左右。课程改革的周期超过6年,都是因为有“自上而下”的“行政干预”所致,是“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在作祟。按照常理,6年试行的时间之内,就可以检验成败与否。

         十年课程改革中,课程改革专家钟启泉教授将“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确定为“三维目标”。请注意:2001年6月8日,经国务院同意,教育部印发的《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的通知(以下简称《纲要》)。《纲要》里并没有“三维目标”的提法。将“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确定为“三维目标”,基本概念是完全错误的。

         钟启泉教授在《教育研究》2011年9期上发表《三维目标论》,再次坚持他的不科学的主观看法。他写道:“‘三维目标’是基础学力的一种具体表述。第一维目标(知识与技能)意指人类生存所不可或缺的核心知识和基本技能;第二维目标(过程与方法)的‘过程’意指应答性学习环境与交往体验,‘方法’指基本学习方式和生活方式;第三维目标(情感态度与价值观)意指学习兴趣、学习态度、人生态度以及个人价值与社会。”上述释义不具有内在逻辑的自洽。

         课程改革之初,钟启泉教授就将这种“三维目标”作为所有的学科课程的总目标。“三维目标”成为大一统的课程目标。进而又要求全国的教师在每一节课中都要“落实三维目标”。“三维目标”成为大跃进的教学目标。并称“三维目标”是课程改革的重大创新。大一统的课程目标,加上大跃进的教学目标,这种运动式的课程改革,必然是给基础教育带来大折腾。

         经过十年的试行,2011年,正式公布的新修改的每一学科的“课程标准”,已经不再提“三维目标”作为课程的“总目标”了,开始了自觉的“拨乱反正”。一些学科的“课程标准”,再次将知识与技能,分为“二维”。当然,必须指明,许多教师在教学中并没有实施繁琐的“三维目标”。许多新教材的编写也并没有体现繁琐的“三维目标”。

         什么叫“维”?《现代汉语词典》解释为:“几何学及空间理论的基本概念。构成空间的每一个因素(如长、宽、高)叫做一维,如直线是一维的,平面是二维的,普通空间是三维的。”初中学生就已经知道“一维”就是“一个因素”。如果“一维”里有多个因素,必然引起逻辑混乱。《中国大百科全书》数学卷,对“维数”这一条目也有科学的释义。

         十年课程改革之中提倡的“三维目标”,每一维都不是“一个因素”,而是两个,甚至三个因素。“三维目标”的每一维不是“独立的”,而是“相互包含”的。“新课程改革的理念”一开始,内在逻辑上缺乏连贯一致,不能自圆其说。于是,在实施过程之中困难重重,导致得不到外在经验的证实。十年课程改革之后,一项全国教师的问卷调查结果是:75.4%的教师对课改的总体评价表示不满意和很不满意。基本概念错误,引导课程改革,必然走向失败。

         钟启泉教授在《三维目标论》中写道:“我国新课程的‘三维目标’类似于国际教育界‘认知目标、行为目标、体验目标’的表述,体现了我国教学研究的进步。”大家一看就一目了然,根本就不是类似。“认知目标、行为目标、体验目标”每一维都的一个因素,基本概念是对的,合符“一维”的概念。但钟启泉创造的“三维目标”,一维里面是多个因素,而且,三维之间,重叠严重,逻辑是混乱的,基本概念是错误的。

         布卢姆的《教育目标分类学》将教育目标分为“认知”、“情感”和“动作技能”三个领域。这种分类,可以称为“三维”。每一维也是“单一因素”。这与钟启泉教授提出的“三维目标”大相径庭!前者合符逻辑,概念正确;后者不合逻辑,概念错误。课程改革“试行”6年之后,笔者才在《论新课程改革的“软着陆”》一文里,从科学方法论的高度批评了钟启泉教授的“三维目标”是对课程改革的严重误导。

         心理学家皮连生和吴红耘在《两种取向的教学论与有效教学研究》一文中写道:“教育目标被界定为‘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即‘三维目标’。从科学取向的教学论来看,把学习结果与学习过程其至教学过程相混淆,不仅概念含糊,而且存在明显的逻辑错误,科学取向的教学论认为,教学目标是预期学生学习的结果。”

         钟启泉教授在《三维目标论》中写道:“‘三维目标’是对传统‘双基论’的一种超越,体现了崭新的学力观。”然后,文章中又借用日本学者的研究成果,大量使用“扎实学力”、“基础学力”、“显性学力”、“隐性学力”、“思考力”和“问题解决力”、“数理学力”等等。在文章大量应用“力”的概念。这正是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书里严厉批判的“力的概念的滥用”。滥用力的概念必然阻碍科学的发展。笔者在《恩格斯与物理学》一书中有详细论述。

         钟启泉教授在《三维目标论》中写道:“教育问题的研究不能满足于硬科学的线性研究,还需要软科学的非线性研究。事实上,‘三维目标’是当今世界各国课程标准或教学大纲的共同元素。” 又说:“研究人类的‘混沌侧面’的领域统称‘软科学’。”等等,钟启泉教授对“硬科学”、“软科学”、“线性研究”、“非线性研究”等等的理解,基本上都是错误的,随心所欲地建构新概念。

         钟启泉教授既没有理解“维”的概念,又没有理解“力”的概念。但是在《三维目标论》一文之中却大量使用“维”的概念和“力”的概念。这种不良学风,影响很不好!以为“基本概念”可以任意解释。这必然影响学科的专业发展。要在解决问题的基础之上,才能建构正确的概念;如果基本概念都是错误的,能够解决问题吗?如果使用的概念是错误的,能够引导课程改革成功吗?

         钟启泉教授一开始就犯了“基本概念”的错误。“知识与技能”,不是“一维”;“过程与方法”也不是“一维”;“情感态度与价值观” 更不是“一维”。正如“科学与技术”不是“一维”一样,“知识与技能”不是一维。

         李醒明先生在《科学和技术异同论》一文中写道:“科学和技术是有联系的,但并非一体化;科学和技术是有区别的,但并非决然对立;科学和技术有时是互动的,但互动的形式多种多样,互动的过程错综复杂,而不是线性的和一义的。”(李醒明:《科学和技术异同论》,《自然辩证法通讯》,2007年第1期。)这一论述,也适应于“知识与技能”。

         在《教学论》之中,知识和技能,也从来都是作为“两维”来研究的。把“知识与技能”硬性定义为“一维”,这就是“创新”吗?这不是创新。在“知识”与“技能”这二维之中,就包含了“过程”,也包含了“方法”。钟启泉教授将“过程与方法”又作为“独立的一维”,这就必然造成在确定“课程目标”、“教学目标”时,搞重复,搞混乱,搞繁琐。

         2010年以来,教育学核心期刊上面发表了许多对于“三维目标”进行反思的论文。2010年11月,《人民教育》记者余慧娟在《十年课改的深思与隐忧》一文中写道:“新课程提出的‘三维目标’,一个专家讲不清楚、学校搞不明白的理论问题”。她是肯定“三维目标”的,但坦诚地说“讲不清楚”,“搞不明白”。有的学者作文:《对三维课程目标被误解的反思》说:“一些教师不理解三维目标影响到课程改革的实施,造成课程实施出现许多异化现象和课堂教学的低效。”笔者的一句话评论是:这能够责怪广大教师吗?

          有的学者作文:《基于双重属性的“过程与方法”解读及三维目标描述建议》说:“三维目标都关注过程性与结果性双重属性,则必然因为过程性属性的相同而导致三维目标描述时的、啰唆,甚至出现不同维度目标之间的纠缠不清。” 笔者的一句话评论是:这篇论文设计一个新的“三维目标”的案例,即使没有重复,也实在太繁琐了,一节课的教学目标就洋洋300余字。有的学者作文:《新课程三维目标与深度教学》说:“三维目标落实情况并非很理想,情感态度与价值观目标的实现成为了一大‘难点’。” 笔者的一句话评论是:不是“并非很理想”,而是“根本行不通”。

         大多数反思的文章,仍然是在责备广大教师没有理解三维目标,没有看到钟启泉教授设计“三维目标”的严重错误。但是,也有发表了很有价值的论文,例如学者作文:《我国新课程改革理论基础研究的反思》,建议:“今后课程改革理论基础的深化研究应当把握以下几点:澄清核心概念,为寻求共识奠定扎实的基础;要有广阔的理论视野;深化课程论基础学科研究;系统、深入地消化、吸收相关学科理论和域外理论,合理整合不同理论间的逻辑关系。” 笔者的一句话评论是:这正是第9次课程改革所需要的好建议。

         为什么钟启泉教授会在基本概念上犯错误?钟启泉教授在《三维目标论》中明确写道:“知识不是纯粹客观的,而是主观建构的。”所以,如果科学界公认的基本概念,他都可以再随心重新“主观建构”,当然要犯概念的错误。那么,学术界就没有共同的标准;那么,任何学科都难以持续发展;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在知识界不下研究的功夫就混下去。这真正是学界的悲哀!


读者评语


         查有梁先生的这篇文章很有见地。查先生特别指出了钟启泉教授“生造概念”、“硬造概念”、“瞎造概念”的问题。为什么钟启泉教授会在基本概念上犯错误?查有梁先生认为:钟启泉教授在《三维目标论》中明确写道:“知识不是纯粹客观的,而是主观建构的。”所以,如果科学界公认的基本概念,他都可以再随心重新“主观建构”,当然要犯概念的错误。那么,学术界就没有共同的标准;那么,任何学科都难以持续发展;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在知识界不下研究的功夫就混下去。这真正是学界的悲哀!

         对于这个问题,我其实与查有梁先生具有不同的观点。我认为,这个问题说到底,是钟启泉教授严重缺乏科学的基本训练,微积分、量子力学等现代科学的基本东西,对于钟启泉教授来说,就如同天书一般。就是因为没有接受过这方面的基本训练,所以才导致钟启泉教授“无知而无畏”,才会“生造概念”、“硬造概念”、“瞎造概念”。这实在是钟启泉教授的悲哀。

         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觉得钟启泉教授缺乏的就是这个东西。钟启泉教授如果学习过微积分、量子力学等,他一定不会再“生造概念”、“硬造概念”、“瞎造概念”。这就是这个问题的根本。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