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第427期:陈道明给小朋友们讲故事  

2016-03-02 21:39:06|  分类: 审辩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公众号隔天一期。现利用空当时间,重贴此文,作为昨天推出的第441期《“一些“民科”是“毁人不倦”教育系统的幸存者》的参考和延伸阅读。本期中也有一段视频,墙裂建议没有看过的网友看一看。在这段视频中,陈道明老师说:“我并不是说这个节目多么精彩……他们可能不是全国最精彩的……但是,文化需要一些人来传承”。他努力呵护和鼓励着这些来自农村的孩子们。我想,我们不仅需要向陈道明老师学习如何得体地表达自己的意见,更需要向陈老师学习对人的尊重。

 

编读往来:昨天,超级语言天才北美崔哥在他最新的一篇文章中说:“普天下所有华人使用微信主要用来自我炫耀和嘚瑟,是让其同胞看看自己活得有多好,长得多年轻,多么有钱。如果以上条件都不具备,那就让别人看看自己吃的多么好,多会做菜,自己的小崽子多么争气有才。如果连这些本钱也没有,那就让别人看看自己其实已经看透了人生,对任何物质财富和美丽都不屑一顾。”

崔哥讲得大致不错。但是,猴年新春,在一个由山东省教育工作者组成的微信群中,我却看到了一番完全不同的景象。从大年初一开始,一批校长、名师、教育行政官员们,一直在热烈地讨论着教学改革和课程改革。从早到晚,各抒己见,分享经验。讨论既涉及到教育理论,也紧密联系着教学实践。看到这批利用春节假期积极思考和热烈讨论教育改革的人,我确实被深深感动,也深受鼓舞。从这些教育实践者的讨论中,我看到了中国教育的希望,增强了保护好孩子们好奇心和创造力的信心。


 

201511月,北京电视台推出了一挡综艺节目《传承者》。在1227播出的节目中,来自山西的50名小朋友演出了传统的“稷山高台花鼓”。演出后,青年评论嘉宾之间出现了这样一段对话:

青年甲:这些打花鼓的孩子可能对传承传统文化有贡献,但是,他们能够在未来的人生中靠打花鼓混一口饭吃吗?

青年乙:孩子们虽然几十个人在一起打花鼓,但我看到的是孤独。只有群体的表演,没有“个人英雄”。

青年丙:群众艺术需要合作,需要动作整齐一致,需要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青年丁:几千年来,中国人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事情干的太多了,结果小我都没有了。


在这段对话中,提出了一个需要进行审辩(critical argument)的问题:是否应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有人回答:应该。生活中许多事情的成功需要集体的合作,在合作的过程中,如果每个人都想成为“个人英雄“,都不愿意默默无闻地扮演团队中的普通一员,就会使许多本来可能成功的事情办不成。合作常常可以带来“多赢”,拒绝合作则可能错过许多宝贵的取胜机会,导致“多输”的结局。不用说作为高级动物的人,不用说有情感、有思想的人,就是一些低等动物,也具有牺牲“小我”成就“大我”的本能。

有人回答:不应该。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大河有水小河满”,世界上只有“小河有水大河满“。只有每个人都获得充分的发展机会和自由,只有每个人都有成为“个人英雄”的机会,才有整体水平的提高。从历史上看,在那个倡导“牺牲小我”的时代,“大我”贫困匮乏,并未因小我的牺牲而富足繁荣。从国际比较看,那些鼓励个性发展的国家,民富国强,而那些鼓励“牺牲小我”的国家,则积贫积弱。

是否应该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具有审辩式思维(critical thinking)的人可以理解,这个问题并不存在唯一正确的标准答案。基于不同的价值取向和个人偏好(preference),不同的人会做出不同的回答。这些回答之间的区别不是对(right)错的区别,也不是合理(rational or reasonable)与否的区别,它们的区别在于是否属于普乐好的(plausible)答案。在一部分人看来属于普乐好的答案,在另一部分人看来可能并不属于普乐好的答案。

具有审辩式思维的人能够理解,世上并没有客观的“真理”,只有主观的“真理”。世上并没有众人的“真理”,只有个人的“真理”。他们接受多种价值并存的可能性,他们在真诚地、坚定地、执着地、勇敢地坚持“自己的真理”的同时,也能包容和尝试理解“别人的真理”。

相反,习惯于“大批判思维”的一些人,将这个问题的不同答案视为“真理”与“谬误”的分歧,力图用自己的“真理”去批判别人的“谬误”。这种“大批判思维”与他们从小接受的“科学崇拜”教育有关,与他们在基础教育中形成的唯物的思维范式有关,与深受前苏联影响的“传授科学真理”的传统教育模式有关。比较中国与一些发达国家的中小学教育不难发现。二者最突出的区别在于审辩式思维。

如果一名学生问我:“谢老师,您赞成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吗?”我会怎样回答他?

首先,我会对学生讲:维特根斯坦是20世纪最具有传奇性的人物之一,是20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不少人认为他是20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或许,在生活于20世纪的人中,他将是对21世纪产生最大影响的一位。他生前正式出版的唯一一本书是《逻辑哲学论》。全书共7章,作为结论的第7章只有短短的一句话:“对于不可说的东西,保持沉默(What we cannotspeak about we must pass over in silence)”。凭借苍白的形式逻辑和贫乏的语言,很难将这个问题说清楚。围绕这个问题,网上网下的大侠们连篇累牍地说了许多话,几千年来东方西方许许多多的哲人智叟们也说了许多话。说清楚了吗?形成了共识吗?找到了真理吗?从先秦诸子到希腊哲人,再到今天的网络大V,至今仍然是各执一词。窃以为,这是一个需要保持沉默的问题,是一个需要“闭嘴”的问题,是一个不必徒劳无益地浪费口舌的问题。

其次,我会告诉学生,维特根斯坦的一个重要观点是:“可以展示的东西,不能用语言表达(What can beshown, cannot be said)”。对于这个问题,不可以“讲道理”,却可以“讲故事”。 不可以“说(say)”,却可以“秀(show)”。

从节目中可以看出,《传承者》节目的领队和导师陈道明老师具有审辩式思维。他没有去“讲道理”,而是现身说法讲了自己的故事。他说:“看到这帮打花鼓孩子我想起我小时候。我在天津人民艺术剧院,我有七年的时间在台上一句台词都没有,这一场演匪兵,下一场演伪军,再下一场演特务,再下一场演八路,尽管我跑了七年的龙套,但是我非常感谢天津人民艺术剧院对我的培养,我感谢人艺的老师和同学们在七年中陪伴着我。孩子们,你们要努力,不要着急,凡事都应该有过程,不光是你们,在很多综艺节目里有很多舞蹈队,有很多群众演员,没人注意他们,我注意他们了。因为我曾经有同样的经历。世界上没有那么多主角,大部分人一辈子可能要适应寂寞或适应平凡,但他们不是群众演员,他们是我们文化的基础。”

陈道明的话感动了台上的小演员们,许多小朋友泪流满面。他的话也感动了同属于领队和导师的演员范明。范明说:“我演了6年的龙套,6年后才演了一个配角,我还演过尸体,我不是一个打感情牌的人,我的泪点很高,但是我被陈道明老师的话打动了。”

只要有时间,我会给我的学生们讲“911事件”时发生在世贸大楼中的故事。大家都知道自己面临的危险,但是没有拥挤,没有拥堵,没有践踏。对“小我“的克制保持了楼梯的畅通,畅通的楼梯使许多人得以在大楼坍塌之前跑出了大楼,避免了厄运。


【转载】第427期:陈道明给小朋友们讲故事 - 春和景明 - 潍水河畔好读书


我还会给同学们讲自己看过的一个电影《闪光的彩球》:学者勃朗和莎米拉在世界各国进行儿童心理研究。他们让5个孩子从一个大肚小口瓶中将五个带绳的彩球拉出,如果谁能在规定的几秒钟之内拉出,就可以获得奖品。如果5个孩子一道拉,彩球就会拥堵在瓶口,谁也拉不出。他们在许多国家进行过实验,许多儿童参加实验,没有人能够获得奖品。结果,向阳中学4年级1班的5位同学,按设计好的顺序鱼贯将彩球迅速从窄口瓶中拉出,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任务,大家都获得了奖品。

我还会给同学们讲山西昔阳大寨村远近闻名的顶尖种田能手陈永贵带领“老少组”战胜“好汉组”的故事,讲黑龙江大庆的钻井工人王进喜“宁可少活20年、也要拿下大油田”的故事,讲河南新乡刘庄村的农民史来贺带领乡亲们把自己贫穷落后的家乡建成世界上最美丽、最富足的社区之一的故事,讲河北临西东留善固村15岁的农业合作社社长吕玉兰带领乡亲们把盐碱滩改造成高产田的故事……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