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第464期:“中国教育死记硬背来自老祖宗”是胡说八道  

2016-04-11 09:46:33|  分类: 审辩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清一

(今日学堂)

 

谢小庆按:何谓审辩式思维?我的回答是12个字:“不懈质疑、包容异见、力行担责”。其实,也可以考虑回答《中庸》中孔子主张的8个字:审问、慎思、明辨、笃行。“博学”是审辩式思维的前提,或支撑(backing)。我在以往的文章中反复强调:分析性推理(analyticalreasoning)源自西方,审辩式思维源自东方。阅读张清一先生的此文有助于理解我为什么这样讲。张清一先生本人就是一个审辩式思维的楷模。此文摘编自张清一先生的新浪博客。

 

西方的教育理念,特别强调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考”(critical thinking,也被译为“审辩式思维”——谢小庆注)能力。西方的大学在录取学生的时候,也特别注意关注学生的这种思考能力,仅仅是考试成绩好的学生不会被录取。因为只有具有批判性思考能力的学生,才有可能将来毕业后做出更大的成就,才能成为母校的荣耀,才能吸引更多的优秀学生入学。(相反的是:中国的大学好像根本不介意自己毕业生的品质和评价)。

大多数的中国学生,也包括他们的父母,并不知道真正的“批判性思考”是什么。从文革教育中走出来的中国人,只具有很简单的一元思维模式(还不是精致的一元思维),他们理解的所谓“批判”就是对立,就是“批倒批臭”,温和一点的人,也只会说些类似“取其精华,弃其糟粕”这样的空话。连中国的管理阶层,普遍上也是一元思维的,因为他们是从“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这样的思维中培养出来的干部。我们的国家整体上就是一元思维模式占据主流。

这种思维的特征是:对于一个超出自己原有认知的事物,态度很明朗:要么赞成;要么反对!但是为什么赞成,为什么反对,都没有太多的理由和思考,当然,他们自己会说出一些理由来,但往往不是真正的理由,只是逃避思考的借口。

一元思维的群体,最容易被人利用,他们甚至会很乐意被某些人利用来反对自己,不惜让自己的利益遭受最大的损害。一元思维群体构成的民族和国家,将是最缺乏创造力和竞争力的群体,由于思维僵化,对外界的反映特别迟缓。因此,在目前的知识经济时代,最需要的是二元和多元思维,一些国家如欧美等国,意识到这种高级思维力的价值,为了增强国家整体的竞争力,用各种手段极力培养提高国民的思维能力,跳出一元化,迈向二元思维甚至多元思维。在教育中,他们特别强调的批判性思考,就是多元模式的培养方法。我们教育体系中知识记忆型,应试的标准答案等,就是典型的一元思维模式,而且培养的是混乱的一元思维。

批评性思考就是多元思维模式。这种教育方式并不是西方的发明,中国古代的思维教育模式,比西方简单的“批评性思考”更细致,更具有操作性。有人批判中国的教育,就说中国教育的这种死记硬背,来自于老祖宗。这是胡说八道,我们的老祖宗,早就在教二元和多元的思维模式,是我们这些不成器的子孙没学到。

 

修学的五个次第

 

中国古人认为:学习应该有五个步骤(次第):就是博学,审问,慎思,明辨,笃行。这也是老北大老清华的教授们很推崇、让学生们照办的五个做学问的标准。很多人知道这五个词汇,但是不知道如何去做;更不知道后面还有我个人认为最重要,但基本上被人忽略的一句话,就是“五者废其一,非学也”。如果按照这个标准来看,中国的学生们,是没有资格叫做“学”生的,根本没有“学”啊。老师也没有资格叫做老师,因为没有教“学”。这里,我就用这五个词来举例说明多元思维方式的学习原则。

首先是博学,如果把博学理解为是什么都学,什么都“拿来主义”就很糟糕,等于把自己当知识垃圾桶。有些“国学家”把自己打扮成万事通先生,号称“一事不知,儒者之耻”,以为这就是博学或者好学,居然有很多人符合,我觉得是笑话;真要按这个标准来评判,世界上目前为止,还没有机会产生一个真正的“儒者”,活在世上的和已经死去的“儒者”都不符合这一要求。即使是把这种口号作为儒者的“人生追求和理想”也是可笑的。庄子就说“吾生也有涯而知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将陷于困境,或者就是虚伪和自大。我经常提醒学生们:“学儒家的东西一定要留心,不小心就变成了虚伪,目的为欺人,其实是自欺”。儒家本来很好的东西,被一些后世的所谓“大师”们毁坏得不成样子。

我理解的博学不是什么都学,更不是什么都接受,否则后面的四条次第等于白说。而是不要限制自己的知识领域,不要强调“专业对口”,保持对未知世界的兴趣和探索,即使对与自己完全相反的观点,也有兴趣去了解和探索。这一条放在这“五项学习原则”的第一位大有深意,因为对于一个真正的学习者来说,的确需要有博大的胸襟来接纳无穷的世界和无穷的可能性,并勇于面对自己的无知和狭隘。这也是获得多元思维方式必不可少的起点。用西方的教育语言来说,这就是学习者必须具备“有吸收力的心灵”,教育和提高因此而变得可能。

中国教育体系的一元思维模式,加上从苏联引进的严格详尽的“专业划分”学科教育方式,过早地封闭了学生们的思维境界,把学生们变成了知识面极为狭小的单线条的人。基本上,这种学生已经失去了进一步教育和提高的可能性。有很多人的思维和知识境界,大学毕业后基本上就不再有什么变化,一些文革前的老大学生,思维,生活都极为缺乏弹性,无法真正适应社会的变化,虽然他们作为“国家干部”,享受无忧的物质生活,其实精神上活得很可怜和无助;不是没有人帮助他们,关键的原因是他们不再能够自己帮助自己,知识和思维吸收的门已经关闭了。

其次是审问。国内有一些勤奋学习的“好学生”,对于新的知识,对于“名家”“权威”“大师”等抱有极大的热情,只要是“好东西”,他们什么都想学,都要学。我认为这些学生纯粹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不爱提问。“审”的含义,是对学习对象认真地研究和理解。如果只是简单的接受,甚至把学习的内容背下来,并不是真正的学习,也学不到真正的思维和学习能力。

第三是慎思。认真地了解对象,弄清楚学习对象的表达后,还要能够跳出对方的思维,从自己的思维角度提出一系列的问题;这个时候,如果有老师可以问当然最好。不过,古人说的审问,不是要问老师,更重要的是要问自己!可以说,在学习中绝大多数的问,都是要自己来回答的。

提出问题可以大胆,回答问题就必须小心了。必须在对每一个问题的思考和推理中谨慎小心,并且逻辑严格地推导,从而发现并改进自己的思维盲区,这就是慎思,即胡适倡导的“大胆设想,小心求证”。

第四是明辨。经过上面的三个层次的功夫,现在应该到了得出自己的结论的时候了,而且,这个结论必须是清楚明白的,而不是糊里糊涂的,这就是明辨。

一些学生糊里糊涂地从小背了很多概念,可能不少还是他们当时很“痛恨”的“政治概念”。但是一到生活中遇到问题,他们就会不假思索得冒出来,当作自己解决问题的“现成答案”使用,根本不会去思考其真正的含义。他们喜欢“辩”但缺乏“明”,也就是喜欢作判断,下结论,断语,但是缺乏相关的思维智慧。自然,他们做出的结论,可靠性非常值得怀疑。

人的一生将作出无数的判断,这些选择决定了这个人一生的方向。周围许多人非常乐意“帮你”出主意,比如说广告商等等。亲朋好友也非常乐意“出主意”,让你活在他们的概念世界中,满足他们的“成就欲”,而且会向你保证是“为了你好”,好让你放弃怀疑和思考。可以想象:如果一个人缺乏真正思考的大脑,他的一生就是为别人活的,因为他依靠别人的思维,概念和判断来生活。这不是一件极为可悲的事情吗?

第五是笃行。古人说:学至于行而止!就是说,学习只有到了能够付诸于生活实践,才算是告一段落。又说“徒学无益”,“行有余力,而后于学”。就是说仅仅是学,而不知“行”的话,是毫无价值的。只有为了能够更好做事,才应该去学;而且古人的“学习”二字,就包含了“学”了以后“习用”到生活中的含义。可以说,这是中国古人对作学问要求的必然落脚点。

请各位学生们深思:按照这样的标准,我们是否有资格称自己是“真正的学生”?如果不是,至少我们知道努力的方向了。

杜威的实用主义教育思想,脱离了学术界欧洲的经院哲学“象牙塔中作学问”的清谈作风,虽然被某些“学问家”讥笑为“缺乏学术水平”,但是得到了“缺乏文化”的美国的普遍的认同,并影响持续百年的美国现代教育,最终成为西方经济上腾飞的思想教育先导,实际上,就是美国强大的思想因素。可叹的是:中国古人比杜威更强调“实用主义”,可是中国的儒生,往往比经院哲学家更善于咬文嚼字而不思“行践”,博士买驴,而三纸无驴,流弊所及的今日,据说已经创造了“发表论文第一”的“豪气冲天”的中国教育,最终成为世界的笑柄。闹这种笑话,就是我国的学术界只尚空谈,不务笃行的结果。

 

思维教育的明珠是多元思维

 

思维模式是看不见的东西,但我们可以通过人们如何看待和处理事物的方式,来观察到不同思维模式的存在:

第一种:一元思维模式:这是人们普遍拥有的思维模式,没有受过真正人文教育的人,以及理工科的“工具理性”,受过不良好教育的人,都拥有这种思维模式。这也是人们的习惯思维。

他们认为:美就是美,丑就是丑,这两者泾渭分明,具有原则性的区别;就好像判断好人和坏人一样,一定是有标准的。而且他们很喜欢找到一套标准来判断,找不到标准就自己搞一套出来。他们喜欢制定各种“客观标准”,也相信有一个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如果自己不知道,就在别人那里,通过模仿别人就能解决自己的问题。而且,这种思维模式的人喜欢追求“至高”“至美”“至大”的“完美境界”,会在一个方向上不断追求,直到无法继续为止。

一元思维模式具有很强的攻击性,会对与自己不同的观点和思想以及任何事情强烈地攻击,行为表现极端。

喜欢搞标准答案的我国教育界,实质上就是典型的一元思维模式体系,这个体系大量制造了我国的一元思维群体,形成了我们国家整体的一元思维局面。也给我们社会留下了巨大的隐患,总有一天会带来巨大的破坏力。

第二种:二元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的特点是:美和丑是相对立而存在的,互相可以转化。就如同不存在绝对的好人和坏人一样,因各自的立场不同而有不同的判断。必须尊重别人拥有与自己不同的价值判断,即使是最亲密的朋友和家人,也不能用自己的标准要求他们改变。这种人的生活和性格都将变得比较和谐,容易理解别人一些,因此更容易成为管理者。他们也会制定一些标准,但是不会执著于标准,会根据情况经常改动和制定新的标准。

相对于一元思维模式来说,二元思维就有了很高的灵活度。生活在一元价值观和思维模式下的人,经常面临激烈的冲突和矛盾,而且经常遇到“极限”,而觉得自己“找不到出路”。而在二元思维模式下,就更容易调和及解决矛盾。真正的儒家是二元思维的,所以值得我们学习。比如以“仁”及“中和”“恕”为中心的儒家思想,特别强调换位思维。

第三种:三元多维思维模式,世间本无美丑善恶,一切取决于人心思维和判断的角度。这就是你们在《老子》第二章中看到的思维理解模式。不过相信大多数人并没有真正理解,更谈不上应用了。能够应用自如的人,就是范蠡一级的高人了。

二元思维模式,只要具有良好的心态,愿意开放心灵,容纳接受不同的思想,就容易学到。但是三元的模式同时也就是“万维思维”,就是老子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的级别,是一种很难用语言来表述的状态,因为一旦使用语言,就落了两边,最多只是“两元思维”了,所以不是能够用“学”的方式来得到的,勉强一点说,只能用“修”的方式来得到,因此只有极少部分人能够拥有。

看到这里大家会以为我捧道家,贬儒家,其实错了!固然道家的多元思维模式很好,但是对于很多连一元思维都不完善的人来说,让他们学道家思想决无可能,如果没有很好的心性和智慧,没有很好的机缘和优秀老师的耳提面命,只会越学越糊涂。因此作为教化所及的法门,儒家具有不可代替的价值,也更符合大多数民众的需要。只是对于一个国家或者一个企业的高级管理者来说,如果缺乏多元思维模式,会造成很多重大的失误。可以说,道家的思维模式,是领导者应该有的高境界,而儒家的思维模式,是中层干部和群众应该学习的境界。两者服务于不同的目标。因此,讲道家的人,理所应该懂得儒家。可是儒家基本上不太可能理解道家。甚至很容易反对道家,因此用他们看到的二元思维境界来看,道家的很多多元思维特点,是“错”的!

值得提醒大家的是:西方国家的知识精英阶层,早已走过二元思维阶段;他们的教育体系是在大众中普及二元思维和价值观。这一点好像国内的“教育家”们至今未能发现,还是用“知识教育”的古老思想来看待西方的教育。原因就是一元的人,看不懂二元的世界,更不懂的三维的世界,他们会把本来是多元的思维教育,也教成一元的知识教育。

目前西方的精英阶层正在试图掌握多元思维模式。国外兴起的中国道家热,折射的就是对于高级和精致思想的学习热诚,这种思维是没有国界的,只要愿意就可以学过去。

 

不同思维方式的比较案例应用说明

 

思维模式与受教育的程度无关,知识和文凭,不一定会带来思维和价值观的多元化。比如说,一个不识字的小市民,与一个大学的教授,都可以拥有相同的一元思维模式和相同的立场。

比如说:教授和小市民都有“一定要解放TW”的观点(请注意,“一定要”这种语句的出现,就是典型的一元思维模式的语言)。一旦接受这种想法,不再去思考更多地问题,也不会质疑。一旦遇到具有相反观点的一元思维的人,比如说TW人,他们之间就会发生激烈的,互不相让的争执和冲突,甚至他们不会去认真听对方到底说了什么,只管自己要说什么。就算有“修养”,没有吵,但心里面一样是“水火不容”的,互相视为敌人。他们之间完全缺乏互相理解。

如果是拥有二元思维模式的人,就会多想一下:真的是一定要吗?我喜欢统一TW,可TW喜欢吗?如果TW人不喜欢,我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他们呢?就算是要统一,一定要通过“解放”的方式吗?一旦“解放”后,对于我们有什么样的实质收获?又会失去什么?

当思考过这些问题的时候,二元思维的人不太可能会轻易表达和坚持自己的意见,而且他可以冷静地与对立的双方交换意见和想法,成为一个沟通者。经常能够用二元思维的人,就有可能逐步进入到多元思维世界。

用多元思维模式来看待同一个“一定要解放TW”的命题,会觉得很可笑:这显然是从逻辑上很不完善的伪名题。大多数人得到一个想法和结论后就不再思考,会根据这个很不可靠的观念就开始行动,最终得到的结果却不是自己想要的。而多元思维模式的人会比二元思维模式的人问更多的问题,最终会把这个问题瓦解。比如说:

问题:这是为了达到什么目的?

回答:统一全中国!

问题又开始:统一全国是为了什么目的?

回答一:为了全国人民的幸福和快乐。

这个回答将引出五个问题

问题1:台湾人是中国人吗?他们认为统一后更幸福和快乐吗?

问题2:大陆的中国人,能够从统一台湾中得到什么具体的幸福感和好处?

问题3:有没有可能一场战争会带来双方幸福和快乐的同步减少?

问题4:现在没有统一,全国人民就不幸福不快乐吗?

问题5:如果你需要的是“统一的”快乐和幸福,但是同时也会失去“不统一”的幸福和快乐,你是否比较过这些区别?

回答二:为了祖国的统一和强大

问题1:统一TW只能“大”,怎么可能是“强”呢?会不会因战争让我们更虚弱?给我们的其他敌人提供机会?

问题2:如果统一就好,为什么不能让TW来统一大陆?这种统一是体现谁的意志?

问题3:统一的标准是什么?一定是武力占领吗?经济统一,文化统一行不行?

问题4:如果历史上我国占领过的地区都要去“统一”,否则就认为我们国家不完整。是否我们也一定要“解放蒙古”,“解放朝鲜”,“解放越南?”“解放中亚各国”?

问题5:如果不以元清时期的版图,而以汉唐和宋明的盛世为标准,是不是现有的很多领土,我们要主动让出去才合理?

问题6:“强大”的标准是什么?就是地域广大吗?这样日本就应该是"弱小"的吗?

 

我相信这样问下去,最初提出这种观点,不得不捍卫自己立场的人,会发现自己存在大量的漏洞,会发现自己的观点缺乏强有力的思维支持。但是与此同时,提问的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立场和倾向,也没有要求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他只是不断提供了新的思维角度,让你自己发现思维误区,所以你不能攻击他的论点。这就是达到了“无为”“无言”境界的多元思维方式。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