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第487期:审辩式思维:权利、义务和美德  

2016-05-27 08:57:10|  分类: 审辩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87期:审辩式思维:权利、义务和美德

 

刘葳

(美国密歇根大学)

  

谢小庆按:本文发表于《语文学习》杂志2016年第5期。作者于北京语言大学获对外汉语教学学士学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立大学获第二语言教学硕士学位。2001年至今,任教于美国密歇根大学亚洲语言和文化系,兼任密歇根大学中国研究中心联合教授,曾任密大汉语教学部主任。

 

自从美国学者格拉泽尔(Edward Maynard Glaser)于1941年提出了审辩式思维(Critical Thinking) 一词后,几十年来,许多西方学者或从不同的角度,或因不同的需要,对这个概念进行了各种阐释。从教育学角度,结合当下中国教育所面临的问题,中国的审辩式思维教育应该具有如下含义:首先,审辩式思维是权利,任何组织、团体或者个人都不能剥夺一个公民思考的权利;第二,审辩式思维是义务,作为未来的中国公民,每个学生都必须学会思考,必须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这是成为一个文明人和建设文明社会的基础;第三,审辩式思维是美德,它是人类对公正的追求,是理性和道德的体现。

 

一、审辩式思维是权利

 

教育伴随一个人的整个成长期,教育的目标即是成长。成长是一个包括智力,情感,对自然界和社会的基本态度和基本倾向的形成过程,所以,教育应该具有完整性,应该是对成长的总体关照。我们曾忽视的思维的成长恰是其中最为核心的内容。审辩式思维发轫于一个哲学理念,二战后被广泛地引入教育领域和应用于教育实践,这与阿伦特提出的“平庸的恶(Banality of Evil)”的概念有密切的关系。阿伦特在目睹了审判纳粹战犯艾希曼之后提出,不思考,不判断使一个普通人成为极权体制中的齿轮,成为反人类罪的罪犯。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一个不思考的普通人都可能是另一个艾希曼

上世纪中叶,为了阻止由于思维懒惰、思维遵从而导致的“平庸的恶”的滥觞,为了防止极端的国家主义者,民族主义者和独裁者再次制造大的人类浩劫,为了记取人类难以承受的惨痛的教训,审辩式思维的理念在西方教育界开始受到重视和推崇。今天,审辩式思维教育已成为许多国家公民教育的核心内容,思维能力的培养和训练更是渗透到包括语文、数学、科学、历史在内的所有学科中。获得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被“平庸的恶”淹没,已成为教育赋予每一个人的权利。人们认识到,学校教育的目的之一是培养具备审辩式思维的公民,这将惠及每个人,每个团体和整个社会。

近年,中国教育界开始关注思维教育问题,并出现了一些适合中国思维教育的理念。审辩式思维教育的推动者之一谢小庆教授认为“不懈质疑,包容异见,力行担责”是审辩式思维教育的核心内容。上海师范大学附中特级语文教师余党绪老师认为,审辩式思维是以理性和开放性为核心的理智美德和思维能力的结合,是一种追求公正思维与合理决策的思维策略与技能。审辩式思维具有德育和智育的双重意义。

一个人要学会生存,得到成长,就必须学习如何与周围的环境有效地互动,学习汲取别人不同于自己的经验和见解,学习重新考虑和修正自己和他人的经验,并将这一切整合到自己的人生经验中。毋庸讳言,这种能力是中国学生最为缺乏的。在各种各样的思想对抗中,我们已习惯于强行剥夺另一方思考的权利,强迫另一方在思想、意识和观念上服从自己。比如在有关文革问题的争论中,有些人是在用文革的思维方式反文革。泰戈尔说:“樵夫的斧头,问树要斧柄,树便给了他。”意思是用于砍树的斧头就是用树做的。

与此相同的是,发生在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暴力,比如网络暴力,课堂暴力,家庭暴力(指父母与子女之间)等都是首先发生在思维世界里的,即一方强迫另一方在思想上服从自己。审辩式思维就是对这些发生在思维世界里的野蛮行为开战,捍卫自己思考的权利,也捍卫别人思考的权利。

我们民族自古以来就有遵循主流,跟随圣人,剪除异己的思维惯性。在学校教育中启动审辩式思维能力的训练,其意义不亚于进行一次思想启蒙运动。在全球化时代,审辩式思维是一个文明人基本的生活能力,是实现个体尊严的前提。具备审辩式思维能力,才有资格登上自由、平等和公正的平台,与世界进行对话。每个中国学生都应该被赋予这种权利,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教育的使命。

 

二、审辩式思维是义务

 

获得审辩式思维能力不仅是权利,而且是义务。在以往的人生经历中,我们或多或少都曾是非理性思维的受害者。思维懒惰,思维遵从,自我中心思维,错误推理,逻辑混乱,粗暴偏激,自以为是,二元论思维方式导致的傲慢,认为只有自己是真理的拥有者,等等,这一切都使我们受到情绪和偏见的控制,不能专注于有意义的工作。比如,在有关社会问题的辩论中,我们总是指出对方观点的错误,而不愿也不会看到自己思维上可能存在的问题。

保罗和埃德尔(Paul and Elder,2009) 说:“每个人都有以自我为中心的倾向,每个人都有偏见,自以为是,而且自欺,这些会成为我们思维上的缺陷,正是这些缺陷导致了历史上一个又一个人类的灾难。”

人类总是自己思维方式的受害者,因为不能正确地思考和判断,我们争斗,发动战争,报复,伤害,虐待;因为不能正确地思考和判断,我们服从威权,服从群体意识,陷入偏激的群体性思维。在很多情况下,服从即认同,认同即助长邪恶,平庸之恶也就发展成了极端之恶。无论是庙堂诸君还是村舍百姓,我们最大的敌人常常是自己。

治疗根深蒂固的偏见和思维缺陷的一剂良药,就是审辩式思维。布鲁克菲尔德 (Brookfield, 1991)说:“当我们进行审辩式思维时,我们越来越意识到这个世界中的价值观、行为方式、社会结构和艺术形式的多元化。意识到这是一个多元化的世界,我们会在自己的价值观、行为举止和社会生活中存有一份谦卑的意识。我们会看到世界上其他的人,对于自己的观念、价值和行为有着与我们同样的确定性,但实际上他们与我们完全相反。”这种“谦卑意识”是审辩式思维气质的重要内容之一,它是理性和自省生活的前提,是避免给个人、社会、民族、国家造成灾难的前提。复旦投毒案中的罪犯,医学博士林森浩在他的最后陈述中说:“当我还在自由世界里的时候,我在思想上是无家可归的……”如果我们的学校和家庭能及早进行思维教育,就不会有林森浩这样的高智商,但在精神上无所适从,深陷迷茫的孩子,我们的社会也不会有药家鑫,马加爵,林森浩等等这么多的悲剧发生。

因此,获得审辩式思维,并不是少数社会精英的义务,而是每一个人的义务。历史上曾多次发生过惨烈的悲剧:少数人因为具备独立的思考能力而公开偏离群体意识,结果受到了严厉的惩罚。历史教训告诉我们,只有每个人都尽到义务,都能以正确的方式思考,才不会使平庸之恶发展成为极端之恶。

 

三、审辩式思维是美德

 

西谚说:“这个世界上本没有公正,除非我们把它创造出来。”审辩式思维就是这一努力的体现。理性并不是压抑冲动和习惯的力量,而是在各种欲念中获得一种动态的平衡。只有在理性的状态下,思考,研究和探索才能有效地进行。

在杜威看来,达尔文最大的贡献在于指出我们必须抛弃不变的、永恒的和确定无疑的同一性及本质等概念,并由此创建用变化的动态的而非固定的思维方式来衡量事实的理论。

谢小庆教授从反对简单思维的角度,从反对“非黑即白”思维的角度,阐述了同样的理念。他指出,具有审辩式思维的人能够理解,在一条单维直线上,一个点只有一个坐标;在一个二维平面中,一个点却有两个坐标;在一个三维空间中,一个点还可以有三个坐标;在一个四维空间中,一个点甚至可以有四个坐标……在一个N维空间中,一个点可以有N个坐标。他们不会总是喃喃地说:一个点怎么能有两个坐标呢?总有一个坐标是“本质坐标”吧?具有审辩式思维的人理解,不应把一个三维空间中的“球”压缩为一个二维平面中的“圆”,更不能压缩为一条一维的直线。真实的生活是非常丰富的,可以从多个维度、多个角度去展开审问和思辩,不必去追求和揭示“本质”。他们会尽量避免谈论“本质”,往往表现出对单维性(uni-dimension)、主因素(principal factor)、一元性、直线性(linear)思维方式的超越,他们往往表现出多维度的、多因素的、多元的、非线性的思维方式,他们可以在一个多维空间中对活生生的现实进行描述。

谢小庆教授的分析说明了审辩式思维习惯之一——包容异见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与“不懈质疑”,“包容异见”一样,谦逊,独立,理性和思维的公正性等审辩式思维的特质能够使我们变得更智慧,这种智慧可以带领我们无限地接近事实的真相,无限地接近问题的核心,从而使我们对世事的思考和判断具有道德的可能性。审辩式思维是美德,因为它成就知识,智慧,意义,价值和真理的共享。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