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第85期:莫言:钢琴家不一定会修钢琴  

2016-07-06 10:01:29|  分类: 审辩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85期:钢琴家不一定会修钢琴


莫言


本公众号隔天一期。现利用空当时间,重贴此文,作为第506期《我怎样上〈幸福在哪里〉一课》的延伸阅读。此外,还可以参考第83期《尹建莉:学“语文”不是学“语文课本”》、第102期《教语文,守着教材是不够的》和第163期《基础语文教育如何承担启蒙的使命》。

 

谢小庆按:本文节录自莫言的《虚伪的教育》一文。这是莫言一篇关于语文教育的讲话,收在他的文集《会唱歌的墙》(作家出版社2012年出版)中。

2002年,北京语言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中国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等级考试(MHK)样卷详解》。作为MHK项目的负责人,我为该书写了一篇较长的“前言”,详细介绍了MHK的设计思路。其中写道:“我们认为,‘教语言、考语言’是少数民族汉语教学改革的正确方向,在第二语言的教学和测试中需要坚持这个方向。我们认为,学习汉语与学习汽车驾驶具有某种相似之处。少数民族汉语教学所应该培养的是‘驾驶员’,而不是‘修理工’。‘修理工’需要掌握有关汽车的机械系统、传动系统、电路系统、冷却系统等方面的专业知识,‘驾驶员’则不一定需要掌握这些方面的知识。与学习汽车驾驶相仿,学习汉语是为了掌握汉语这个工具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少数民族汉语教学所应该培养的是汉语工具的使用者,而不是汉语的研究者,不是语言学者,也不是文学家。因此,汉语教学必须以提高学生的实际汉语应用能力为目标。”

这里,我用“开汽车”的比喻表达了我对语言学习“学什么”的理解。莫言在他的文章中则用了“弹钢琴”的比喻。在这个问题上,我与莫言的看法是一致的。

我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的说法是(刊登于2013年11月21日该报):“第二语言学习不同于第一语言习得。在第二语言学习中,语法知识是必要的‘拐棍’,需要学习必要的语法知识。母语学习并不需要这根‘拐棍’,我们却要求学生花许多时间去记忆这些并不需要的语法知识。我不知道赵本山、周立波、郭德纲学了多少语法知识,我认为,他们的语言能力绝对是很强的。”


我觉得,我们没必要让中学生掌握那么多语法和逻辑之类的知识,这些知识完全可以放到大学中文系里学。我感到,一个人如果不能在青少年时期获得一种对语言的感觉,只怕一辈子都很难写出漂亮的文章。至于语法逻辑之类,八十岁也可以学得会,而且很可能因为有了多年的使用语言的实践,学起来会事半功倍。让孩子们像拌黄瓜菜一样去学那些枯燥的逻辑、语法,毫无疑问是一桩苦差事,我们完全可以把语文课教学搞得妙趣盎然。实际上,绝大多数的人,一辈子也用不到自己的母语的语法,一个基本上不懂语法的人,完全可以正确地使用母语说话和写作。既然我们提倡学以致用,何必花那么多的时间去学那些对大多数人无用的东西呢?如果我们的中学语文教育能进行这样的改革,我们的大学中文系就多了一条存在的理由。大学中文系培养的就是精通汉语语法和逻辑的专门家,他们研究汉语的发展与历史,他们毕业后可以教中国人学汉语,也可以教外国人学汉语。那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篇文章,小学生在学,中学生也学,大学生也在学。我想,如果把语文比喻成一台钢琴,那么,的确需要一些人学设计、学修理,而绝大多数的人,只要学会演奏就行了。肖邦未必能修理钢琴,沈从文未必能写出一本语法方面的书,而写了很多语法书的吕叔湘,好像也没能写出一部很好的小说。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