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如何厘清思想文化纷争?  

2016-09-14 17:05:44|  分类: 审辩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谢小庆按:我与冼岩(又名“闲言”)先生虽然只有一面之交,但读过他的许多评论文章。他是一位中青年学者,担任《凤凰周刊》主笔。从他的文字中可以看出,冼岩先生勤奋用功,笔耕不辍。这是他的一篇近作。虽然文中并未提及“审辩式思维”,但本文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作者的审辩式思维。文中提出:“在思想讨论时,须事先假设参与讨论者在人格、能力和道德上是平等的,这是一切思想讨论得以进行的前提”。对此,我高度认同。在司法实践中,我们必须坚持“无罪推断”的原则。与此相似,在思想交锋中,我们也需要坚持“非恶推断”和“非愚推断”的原则。我并不赞成本文的所有看法,但认为本文具有重要的启发作用,有助于我们理解怎样进行审辩式论证,有助于我们厘清一些重要的思想分歧。这里刊出的是原文的部分内容。

 

所谓思想文化争论,具有一个明显特点,那就是它不同于政治性的争论,它一般距离现实利益较远;争论的产生,主要不是因为争论各方利益的分歧,而是由于彼此认知或信仰的不同。正是这种非利益的特性,为厘清各种思想文化争论提供了可能。

但现实却是,各种思想文化争论不休,有的延续百年,甚至千年之久,看不到结束争论、得出共识性结论的可能。像这种连时间也不能消弭的长期性争论,显然不是某方偏见或信息不对称等原因所能解释——每一方都是“对”的,或许,这才是谁也说服不了谁、争论一直延续的原因;只要引发争论的内容和对象没有消失,争论就将一直延续下去。

但是,争论虽不可避免,共识性结论却并非不可得出,前提是你必须是一个思想的求真者,而非是某种观念或宗教的信仰者——对于信仰者而言,共识性认识毫无必要,因为信仰即真理。

学术界有一个公认规则:在思想讨论时,须事先假设参与讨论者在人格、能力和道德上是平等的,这是一切思想讨论得以进行的前提。但是,学术界历来也只是将这种规则作为讨论的前提,而没有看到,它同样可以成为获得共识性结论的手段。

这种手段或方法就是:跳出争论的各方之外,首先进行一种假设,即假定各方都具有差不多的理智能力和道德操守,因此,必须同时承认各方观点的基本合理性——既然大家的能力、水平都差不多,谁也不比谁蠢,又不存在道德问题,而且争论还可以长期相持不下,实践并不能彻底证伪其中一方(若能证伪,则争论不存在),因此也就没有理由说,你是对的、我是错的,而只能承认,各方都具有某种正确性,都包含了部分的真理或真实;在不违背这种看似矛盾的“大家都合理”之前提下,再去寻找能够包容这种看似矛盾之合理性的“不矛盾”之基本结论。

以当下最具影响力的争论,即左右之争为例。不考虑利益立场的话,我们可以首先承认,左右双方在其基本观点上都具有合理性。左派多崇尚平等,右派多崇尚自由。应该承认,平等、自由,在其各自的立足点上,都是正确而重要的;问题往往出在对观点的延伸和发挥上。因此,辨别对错的方法很简单,厘清各自观点的基本盘和延伸线就可以了;至于经验世界中的行为选择,则须具体判断当下现实中哪一种价值更稀缺,从而确立在方案选择上的优先性。例如,毛时代的中国,明显自由稀缺,所以自由应优先;而从1990年代开始,随着贫富分化日渐扩大,平等的重要性日益增加。换言之,稀缺性决定优先性。

这种方法甚至可用来解决最顽固、号称人类理性不可覆盖的信仰之争、宗教之争,当然是仅在求真之意义上。考察不同的信仰、宗教,在尊重各方智力和道德水平的前提下,可得出最合乎逻辑的结论是:1,存在某种东西,它(们)具有某些超能力,或能够引发某些超自然的现象,不管它被称为耶和华、安拉还是如来佛、道德天尊;2,人们可以通过“信”或其他因素、方式,与它(们)发生某种相互作用。这样一种解释,可容纳不同宗教的不同表达;而它们表达的彼此不同,可理解为:由于与这种存在进行接触、相互作用的内容、方面不同,因而产生了不同解读。

但是,这种解释又如何包容那些无神论者、反超自然论者的观点呢?按照同一原则,必须承认,无神论者、反超自然论者也具有同样的智识和道德水平,因此,他们的“不信”,同样是有道理的。其实“不信”也是一种“信”,即相信其不存在。

即使是面对人类历史曾反复出现的“维护体制”还是“反对体制”这一敏感问题,上述方法也能在看似水火不相容中,找到唯一合乎逻辑的共识性结论:只要平等尊重争论的双方,就必须承认,两方的基本主张都有道理,也就是说,都有可能取得预期效果。既然这样,考虑问题的落脚点就应该放在对风险的规避上,即选择相对震荡较小、损失较少的操作方案。按此标准衡量,显然,“维护体制”的方案胜出;但因为另一观点亦同样具有合理性,所以,在“维护”的同时,还须对体制进行限制与改造。

由上可见,在承认各方合理性的基础上寻找共识性结论,这可能是在各种长期性纷争中找到正确认识的唯一可行方法,它有望厘清多年来纠缠不休的各种争论。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