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亮剑》中的审辩式思维  

2016-10-24 10:56:43|  分类: 审辩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比较中国与一些发达国家的中小学教育不难发现。二者最突出的区别在于审辩式思维(critical thinking )。这种区别的一个突出表现就是,在我们的中小学教育中习惯于给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贴标签”:诸葛亮是“好人”,曹操是“坏人”;毛是“好人”,蒋是“坏人”;太平天国运动是反帝反封建的农民革命;义和团是体现民族觉醒的反帝爱国运动……

长大以后,发现事情不是那样简单。汪精卫虽然是汉奸,但曾经为革命事业舍生忘死;杨森虽然是一个抢男霸女恶行累累的军阀,却是一个不惜拼光自己军阀资本的抗日英雄;毛虽是好人,但对大饥荒中数以百万计无辜群众被饿死事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于是,出现了“本质如何”的说法:某人虽然做过一些好事,但本质上是一个坏人;某人虽然存在某些瑕疵,但本质上是一个好人。某件事虽然有瑕疵,但本质上是件好事;某件事虽然也包含积极因素,但本质上是坏事,等等。

感谢《亮剑》的创作者们,他们为全国观众上了一堂生动的审辩式思维课。

《亮剑》中的李云龙当然是好人。楚云飞是坏人吗?显然不是。在抗日战争中楚云飞曾经与李云飞率领的部队发生摩擦和冲突。在解放战争中楚云飞曾多次与李云龙的部队拼死恶战,不仅打死打伤了许多李云飞率领的解放军官兵,甚至险些要了李云飞的命。尽管这样,电视剧的编导们并没有将楚云飞脸谱化,并没有像许多习惯于“大批判思维”的编导那样给楚云飞贴上一个“坏人”的标签,并没有对楚云飞做出一个“本质如何”的简单结论,而是以审辩的眼光从多维度、多角度展现了一个生动的楚云飞。

其实,早在80年代初,在礼平(刘辉煊)的中篇小说《晚霞消失的时候》中也曾展现了作者的审辩式思维。小说中也描写了一个曾在淮海战场上与解放军的李聚兴将军兵戎相见的国民党高级将领楚轩吾(也是李将军和楚将军,是巧合吗?),也没有将楚轩吾脸谱化。由于这两个人物不是小说中的主角,小说在这方面对“大批判思维”的突破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

重视孩子审辩式思维能力发展的家长和助学者会引导孩子们去思考:同样是爱国者,同样是敬业、忠诚的职业军人,李云龙和楚云飞为什么要在战场上拼得你死我活?这样的悲剧不能避免吗?今后还会出现这样的悲剧吗?怎样才能避免这样的悲剧再次发生?等等。他们不会仅仅告诉学生一个简单的答案。具有审辩式思维的观众,也会思考这些问题。

审辩式思维是一种非本质化的思维方式。具有审辩式思维的人不会说楚云飞的“本质”如何如何,他们避免对历史人物做出本质性的判定,他们诚实地记录历史现象,专注于揭示现象之间的联系。他们理解,没有一元的本质(essence),只有多元的特质(trait)。人并不存在“一般智力”,只存在“多元智力”。影响儿童发展的不是“一般因素”,而有“多因素”的交互作用。他们关注和理解当代解释学(hermeneutics)、现象学(phenomenology)和存在主义(Existentialism)的思想成果,他们理解这些学说对“本质”的审辩和超越。他们往往表现出对单维性(uni-demension)、主因素(principal factor)、一元性、直线性思维方式的超越,他们往往表现出多维度的、多因素的、多元的、非线性的思维方式。

习惯于“大批判思维”的一些人,热衷于给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贴上“本质如何”的标签,将对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评价方面的分歧视为“真理”与“谬误”的分歧,力图用自己的“真理”去批判别人的“谬误”。他们总是力图把一个多维空间中的活生生的、丰富的、鲜活的历史压缩到一条单维度的直线上去进行描述。这种思维方式与他们从小接受的“科学崇拜”教育有关,与他们在基础教育中形成的唯物的思维范式有关,与深受前苏联影响的“传授科学真理”的传统教育模式有关。

【转载】《亮剑》中的审辩式思维 - 春和景明 - 潍水河畔好读书

 


那些具有审辩式思维的人理解,在符合事实和符合形式逻辑的基础之上,基于不同的价值取向和个人偏好(preference),存在多种不同的观点。这些不同观点之间的区别既不是对(right)错的区别,也不是合理(rational or reasonable)与否的区别,它们的区别在于是否属于普乐好的(plausible)一项。在一部分人看来属于普乐好的答案,在另一部分人看来可能并不属于普乐好的答案。

具有审辩式思维的人能够理解,世上并没有客观的“真理”,只有主观的“真理”。世上并没有众人的“真理”,只有个人的“真理”。他们接受多种价值并存的可能性,他们在坚持自己的“真理”的同时,也能包容别人的“真理”。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