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第353期:程抱一谈三  

2016-10-31 16:02:16|  分类: 审辩思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353期:程抱一谈三

郭凝

(巴黎法中友协执行会长)

公众号隔天一期。现利用空挡时间,重贴此文,作为昨天推出的第383期《审辩式思维:前现代与后现代的遭遇》的参考和延伸阅读。还可以参考第340期《审辩式思维的科学基础》和第307期《冯友兰先生谈“和而不同”》。

谢小庆按:经常有网友问我:审辩式思维(criticalthinking)与“辩证思维”有什么区别?审辩式思维与“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有什么区别?我一般会回答:它们之间没有多大区别,只不过是不同的表达方式。这样回答,是为了避免陷入艰涩的概念迷津,是为了避免去说一些本“不可言说”的东西。但是,我们今天之所以倡导审辩式思维,实际上是努力在中国推动一场思维方式的变革,是在帮助中国教育逐渐走出前苏联遗留下的简单思维方式,逐渐摆脱一些陈旧的、束缚思想的概念体系,诸如科学真理、宇宙真理、客观规律、物质、唯物论、历史唯物论、实践唯一标准,本质特征,必然性,等等。这是一种深刻的思维方式变革,实现这种思维方式变革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窃以为,只有经过长期不懈的努力逐渐实现这种思维方式的变革,中国人的原创力才有可能受到保护和得到发挥,中国人才有可能在未来承担起引领人类探寻生存之路的责任。

因此,摘编转载郭凝女士的这篇文章。这篇文章有助于我们理解审辩式思维背后深刻的思想文化内涵,有助于理解发展中国人审辩式思维的深层意义。

此文刊登于上海市政协主办的《浦江纵横》2003年9月号。本号转载自郭凝女士的博客。

法兰西学院由国王路易十三的宰相黎塞留创立于1635年,旨在选择每一代文学与思想界泰斗,共处一堂,将法国语言和文化发扬光大。这是一个超越政治制度、超越时代局限的最高学术荣誉机构,入选这座文化殿堂,便载入法国史册,被称为“不朽之人”。

法兰西学院设有固定的40个院士席位,仙逝一位,选补一位。历史上,第34号席位曾属于在法国历史上熠熠生辉的思想家、文学家、政治家、元帅、公爵、总统等。2003年6月19日,第34号席位迎来了法兰西学院建院以来的第一位华裔院士、75岁的程抱一先生。程先生是著述丰富的诗人、小说家、艺术思想家和翻译家,文通古今,学贯中西。

在隆重的院士就职典礼上,继拉封丹、孟德斯鸠、伏尔泰、雨果、梅里美、大仲马、巴斯德等人之后,程先生发表了55分钟就职演讲,阐述了自己对中西文化交融的理解,也表达了自己对中法两种文化的深情。

程先生1929年出生在山东济南。1948年获得联合国教科文奖学金,赴巴黎求学,从法文字母学起。学习过程中经历许多磨难,但锲而不舍,坚持苦读,终于修成正果。

当时,我是《欧洲时报》的记者。当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后,程先生接受了我的采访。

程先生认为,任何一种文化的发展,必经之途便是借鉴外国文化。只有这种文化之间的交流能使一个成熟的文化不至于趋于僵化,能够从其本身历史的根源中不断产生丰盛且向上的演变。七世纪,经过玄奘等人的努力,佛学从诞生地印度引进中国,为中国带来清晰的思想层次和精神境界,激发传统的儒家和道家进行自我更新。儒道佛三家思想文化长期交融汇合,形成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主体。

程先生以自身的体验说明,精通法文,了解西方哲学思想,不但没有与过去切断联系,反而将故国的文化精髓深刻地弘扬开来。西方文化使他对以往的经历和认知有了距离感,有了对比分析的空间,有了重新思考的能力,由此产生再创造,由此产生新智慧。

经过多年探索思考,程抱一深谙西方文化和中华文化对宇宙和社会的不同解释。西方思想,无论是古希腊的亚里斯多德,还是古典哲学时期的笛卡尔、康德,都从主体和客体对立的二元观点出发,把世界当成客体进行详细分析和征服。二元思想产生了科学精神、法律观念、美学意识,创造了西方的伟大和高贵。中国文化比西方成熟得早,已经达到三元的境界。老子在《道德经》讲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为和。”孔子赞叹中庸是人世间的至高准则。道家的冲气和儒家的中庸,都已经超逾二元达到了 “三” 的境界,维系着宇宙生生不息的发展。

程先生将中国思想三元性运用到艺术评论和诗歌创作之中,他的著作和作品对法国读者具有无尽的魅力。谈到中国传统文化,程抱一的视野崇高广阔,他认为,道家的 “一” 指的是元气, “二”是阴阳, “三” 是冲气。这种宇宙观建立在气论基础上,是动态的,有机的,因为,从一到万物总要经过二。“三”既是由 “二” 形成,又是不断提升的。朋友在一起交流,求真求美,产生的效果则是超越每个人展现的美好,富有新的创造,这就是三。相爱的时候,不仅是两个人,还有心灵深处不断涌现的陶醉亲密感,激活生命原创力,引发巨大能量,这也是三。真正美的艺术品,超过情,也超过景,是情景交融的第三种东西,是创作的意境。人世间最伟大最珍贵的都是超逾了二,提升到那样高尚的层次,是第三种存在。

道家思想有三元性,儒家亦如此。北宋程颐说:“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中庸乃为古代治国之精髓。程先生强调, “中” 是高明的,诚服的,决不是世俗式的折衷妥协,不是和稀泥,而是天地之大道。自从有天地、生命在运行,就有大道,大道之中有个不能移动的准则,那就是“庸”。生命中最容易的是狂妄、极端、轻率、朝令夕改,然而,天地大道从来不会背弃诺言,始终守中,宇宙依循着固有的法则运转。中庸,是超逾二的,是三;折衷妥协则是低于二的,失去了创造性。程抱一再三纠正着人们对中庸之道的误解,指出这是现代中国人思维方式的一个危机。

程抱一分析,中国先哲们对于三的发现是相当了不起的。西方文化没有中国文化那样成熟,没有“三” 的概念,却高度重视 “二”,把世界当作客观,把人的存在也当作客观,由此有着科学性很强的理性思维和推理逻辑。西方人采取二元论的立场对于事物关系做了系统性分析,使得各种学理能够往纵深发展。社会和国家中,个人与群体间的关系被加以钜细靡遗的探讨,个人权利与义务受到应有保护与规范。然而,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过程中,法律发展偏重刑法,民法了无完备,个人受制于群体,很难发挥决断力。中国思想由于对“三” 的敏感,把重心放在 “三” 上,以至于忽略了 “二” 的存在方式,存在实质,存在可能。同样的原因,中国先哲们不断谈论过善恶、是非,可是他们对于人性过分信赖,缺乏对邪恶的防范限制,竟未曾设想给个人或集体的生命以最基本的保障。“善”、“美”、“太和”、“大同” 固然美好,可是 “残酷” 、“苦痛”、“无底深渊的罪与恶” 也是存在的,也是不断涌现的,且凭借着人的智慧达到极限,远远超过了动物的程度。

(本文经过程抱一先生审阅)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