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一条 | 哈佛大学75年研究:孩子成功的基础,是爱和家务活(TED演讲)  

2016-10-31 21:09:23|  分类: 藏6—教育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JulieLythcott-Haims,曾是斯坦福大学新生学院院长的教育学者与作家,在TED演讲的题目是《如何养出成功的小孩而不过度管教》,她引用了人类史上作过为期最长的长期实验──哈佛历时75年进行的“GrantStudy”,并说出了培养成功孩子的重要因素。

以下为演讲全文:

 

某种育儿风格的出现正阻碍着孩子的成长。 

我们的孩子,拥有清单式的童年 

有些父母认为他们的孩子不会成功,他们没有足够的参与孩子的生活中、他们的教育或者抚养中。他们认为,只有父母事事的保护和阻止、对每件事的权衡、围观管理每个时刻并引导他们对大学和职业的选择,才能让孩子成功。 

当我们以这种方式培养孩子,孩子最终形成了一种清单式的童年。 

清单式童年是这样的,我们使孩子们安然无恙和温饱知足,接着我们想确保他们上到好的学校,在哪所学校上到好的班级,在所选的班级获得理想的成绩。 

但不仅是成绩和分数,更是获得的表扬和奖项,还有运动活动上的,领导力上的荣誉。我们告诉他们,别加入俱乐部,自己创建了一个,因为大学想看到这个,然后检查信箱关于社区服务的信息。 

这样做都是为了达到某种完美程度的期望值。我们期待小孩表现出一定程度的完美。却没有要求自己本身去做到,因为我们认为这样做太没必要了,我们曾与每一位老师,校长,教练,裁判员理论过,表现像是小孩的看门人,私人管家和秘书。 

当我们的孩子,最爱的孩子在一起时,我们根据情况花大量的时间催促,诱骗,暗示,帮助,争论,唠叨,来确保他们不搞破坏,不关门,不毁他们的前途,寄予希望他们能上几乎否认每位申请人的为数不多的大学。 

以下是小孩过着清单式童年的感受: 

首先,是没有时间自由玩耍,下午没有多余的空间,因为每一件事都很需要充实。就好像每一份作业,每次小考,每项活动在我们脑海中,对他们未来来说,是不成则败的时刻。 

我们不用他们在家里帮忙,甚至允许他们有充足的睡眠,只要他们完成了他们清单上的事情。对于清单式的童年,我们说我们只想他们快乐。但是当他们从学校回家,我们第一时间问的都是他们的功课和成绩。 

他们从我们脸上看到我们的认可和爱,拿A时是非常有价值的。于是我们走在他们身边,给予他们咯咯的表扬,像西敏市犬展里的训练员一样,哄他们跳得更高和飞得更远一样,日复一日这么做。 

拿成绩来定义孩子的成败,太狭义 

高中成绩出现波动的时候,他们拿到的是B或者C,他们火急火燎地发短信给他们的朋友并说道,“有人以这种成绩上到好的大学吗?” 

我们的孩子,不管他们是从哪所高中毕业,他们喘不过气来,他们容易生气,他们有点精疲力尽了。他们年长了一些,并希望大人们说你所做的已经足够了,你童年所付出的努力已经足够了。 

在重度不安与沮丧下使得他们正在变弱,其中一些人想知道,这样的人生值得吗?我们的父母非常确定这样做是值得的。 

但假如你看看你所做的,如果你真的有勇气看的话,你会发现孩子认为,他们的价值不仅仅来源于成绩和分数,并且很多时候存在于他们珍贵的、正在形成的思想中。 

就像电影约翰.马尔科维奇的自己版本,我们向孩子传递这样的信息:我认为你要有我时你才能完成这些。 

所以有了我们的过度帮忙,过度保护和过度导向和手把手指导,我们剥夺了孩子建立自我效能感的机会,它是心理结构的基本原则,比我们每次喝彩得到的自尊重要得多。 

自我效能感建立在一个人看到自己行为导致的结果,如果得到的是否定的话,这下你也懂了。并不是说某些父母的行为代表着某人,但却是某些行为导致的结果。 

所以简单地来说,如果我们的孩子建立了自我效能感,那么他们必须做出更多人生的思考,计划,决定,活动,希望,应对,试错,梦想,和自己的经历。 

现在,我说的是每位孩子都很用功和有上进心,不需要父母的参与或对他们的人生感兴趣。我们只需要退后和放手?显然不是。这不是我说的。 

我要说的是,当我们把成绩和分数,荣誉和奖项作为孩子童年的目的时,寄予希望他们能进入为数不多的大学和某个职位时,那么以这种定义孩子的成败太狭义了。 

尽管我们通过过度帮忙实现了他们的短期胜利,就像我们协助他们做作业可能拿到更高分,在我们的协助下他们可能会以更长的童年履历结束,但所有这些长期的代价,是缺少自我意识。 

哈佛大学历时75年研究发现:孩子成功的2个基础 

我想说的是,我们需要给予更少的关注,对于他们具体可能会申请哪所大学,参与给予更多的关注在他们形成的习惯,心态,技能,健康,无论他们去哪儿都能成功的能力。 

孩子需要我们对他们的成绩和分数少一点关注,对他们的童年多一份关心。需要我们为他们的成功提供基础,比如爱和家务活。 

有史以来最长的纵向人类学研究是哈佛格兰特研究。研究发现生活中的职业成功,是我们想让孩子得到的。生活中的职业成功来自于孩子从小做家务活,越早开始越好,卷起衣袖。 

对待有些不得不去做的不尽人意的活,我将带着一种出一份力的心态,贡献我的努力去改善,这点会使孩子在职场中遥遥领先。 

哈佛格兰特研究中第二个非常重要的发现是生活中的快乐来源于爱,不是对工作的爱,而是人与人之间的爱:我们的爱人,伙伴,朋友,假如。 

因此从小需要教孩子如何去爱,如果不首先爱上自己,就不能爱别人,如果我们没有提供无条件的爱,他们就无法爱自己。 

因此与其沉迷于成绩和分数,当我们最爱的孩子放学回家时,或者我们下班回家,我们需要关闭设备,放下手机,看着他们的眼睛,让他们看到我们满脸的快乐。 

我们应该说,你今天怎么样啦?今天你喜欢的事情是什么?当你女儿说,“午餐,”和我一样,我想听的是数学测验而不是午餐,你应该仍然把注意力放在午餐上。你要说“今天的午餐好在哪里啊?” 

我们的工作,是支持孩子成为更好的自己 

他们需要知道他们对我们来说很重要,这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平均成绩。大学在一定程度上,是想要看到高分数好成绩和荣誉奖项。但美国大学排行榜让我们相信——你不一定非要去最有名的一所大学才算得上快乐和成功。 

如果我们可以拓宽眼界,并乐意多看几所大学,也许能从这种情况中消除自我,我们接受这个事实并意识到,如果我们的孩子不能上名牌大学,这不是世界末日。 

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的童年不是遵循残暴的清单,那么当他们上了大学,无论哪一所大学,他们是凭着意志力取得的,由他们自己的渴望促成,有能力茁壮成长。 

我与成千上万个孩子一起工作,并自己培育两个小孩。小孩不是盆景数,他们是未知物种的野花,我的工作是提供营养丰富的环境,从家务活和爱他们中让他们变的更加坚强,让他们能爱别人并接受到爱,对于大学,专业,职业,这取决于他们。 

我的工作不是使他们成为我所想的模样,而是支持他们成为最好的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