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柳袁照:传统文化与教师品行之魂  

2017-08-12 09:02:48|  分类: 转13—教师发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会的美好,人生的美好,生活的美好,是第一位的,社会是诗的,人生是诗的,生活是诗的,才是孔子所真正追求的。
传统文化与教师品行之魂

我们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悠长文化之魂是什么?(这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标准答案是当下教育一切弊端之源。每一个人对我今天提出的这个问题,都应该有自己的理解与解答。)我以为:是诗,是诗意、诗性。还想问第二个问题:当下,教师德行最缺少的是什么?我以为正与我们传统文化相悖(向北),缺少“诗、诗意、诗性”。什么叫“德行”,有两个解释,一是指“道德品行的素质”,二是带有贬义,有的讥讽的意味,骂人,“你这德行!”,我们沙龙的题目“教师德行”,是用的第一层意思呢?还是第二层呢?还是两者兼而有之?


我先讲一个故事,大家都知道的《论语》里的《侍坐》。说的是孔子与他的几个得意门生谈论人生志向的故事。在坐的有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等,大家侍坐在孔子左右。畅谈理想,人人有大志,先后表达如何治理国家的设想意愿。唯曾点不一样,他说,只愿几个朋友,带上几个小孩,穿上春服,去野外沐浴春风,享受春光。孔子听了,叫好。说了一句:“吾与点也”。意思是:我赞同曾点的观点。原文是,“点,尔何如?”鼓瑟希,铿尔,舍瑟而作,对曰:“异乎三子者之撰。”子曰:“何伤乎?亦各言其志也。”曰:“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夫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这不是诗意吗?这样诗意的老师还有吗?对胸有“大志”的学生不赞同、不表扬,还要讥笑。对末春之时,向往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曾点,却大加赞赏。这涉及到培养目标的大事,这不牵涉到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我们要学生拥有一种什么样的人生理想?可以闭上眼睛想想,暮春时节,穿戴春天的服饰,几个老师,带着几个小孩,到沂水中沐浴,到舞雩祈雨台上吹风,然后大家高高兴兴唱着歌回家。不可思议,价值观哪里去了?然而,孔子不愧大师。这才是学习的应有状态,也是生活应有的状态。社会的美好,人生的美好,生活的美好,是第一位的,社会是诗的,人生诗的,生活是诗的,才是孔子所真正追求的。这样的情形,是审美的,难道不是我们文化传统的本源吗?现在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学校离这个本源,有多远?


我再讲讲范仲淹与他《岳阳楼记》。我想问问大家,范仲淹是怎么写《岳阳楼记》的?《岳阳楼记》的根本意义在哪里?我们大家都去过岳阳楼吗?岳阳楼有没有诗意?大家都会说有诗意,特别是没有去过的人更会说有诗意,为什么?因为读过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岳阳楼有诗意,而范仲淹更赋予了它浓浓的诗意。因为岳阳楼,才有了《岳阳楼记》,因为《岳阳楼记》,才又再生了岳阳楼。范仲淹写岳阳楼的时候,他不在岳阳楼,之前没有去过,之后也没有去过。是朋友滕子京给了一幅画,画家画的岳阳楼画。这幅画一定比岳阳楼本身更富有诗意,是这幅画才更让范仲淹诗意荡漾。文章可以分两部分,前一部分写景,后一部分抒情、议论,抒情、议论则是范仲淹的感悟。我想问大家,今人一般是对景印象深刻还是对议论深刻?答案是一定是“先忧后乐”、“不因物喜,不以己悲”这两句话。这难道不是范仲淹的人生观、世界观与价值观的诗意表达吗?


当下学生最重要的素养是什么?我回答是:情怀、担当、原创力。那教师呢?我的回答是:情怀、担当、原创力。假如,可以对这三个词再进一步概括,我一定会用“诗性”二字。范仲淹假如不是一个“诗性”的人,能写得出这样有诗意的《岳阳楼记》?一个没有情怀、担当、原创力的人,能说出: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话吗?因而,我理解“诗性”的内涵必然饱含“情怀、担当、原创力”这几层意思。在这里,我想再问一下,像范仲淹这样的情怀、担当、原创力,于我们今日之学校还有吗?有,又在哪里?


我曾写过一首诗,叫《落叶》。那一年的秋天,校园里的银杏树金黄金黄,散发出无限的魅力。好花不常开,好叶也不长有。一阵秋风、秋雨之后,银杏叶开始纷纷飘落,满地都是。于是,我写了《落叶》:


孩子,那路上的落叶

你可以踩在上面

在落叶上面

你向前走去

但是,你不要扫去

这些美丽的落叶


我们要做一个善良的人

身边落下的每一片叶子

都曾是有思想

有生命的

当春天过了

秋天过了

它们也就醉了

落了


也许孩子

你还会有许多不明白的事情

看看天上的云吧

想想一阵风

吹来了

又没有了

它们是眷恋着的

但还是离开了


这首诗,是我写给某一届的高三学生的,在他们的新年迎新活动中,我朗诵了它,并作为几个月以后的毕业礼物。“落叶”在我的诗里是有文化蕴含的,代表着先辈、传统。蕴含着是人生态度。弘扬一种做人、为人的姿态,善良、大度;超然、超脱。人具有了这样的品行,于社会,于自然世界,于自己,功将莫大焉。所谓孔子的“吾与点也”、与范仲淹的先忧后乐,其实,都是如此。


费孝通先生提出“文化自觉”的主张,所谓“各美其美”,就是要“美”我们自身的“美”的传统,即坚守、弘扬我们中华民族的优秀的文化传统,——诗意的、诗性的文化传统。当下,什么最缺?社会上最缺的是什么?学校里最缺的是什么?学校最缺的,就是教师最缺的。当下,我们老师的情怀在哪里?担当在哪里?原创力在哪里?即“诗、诗意、诗性”在哪里?功利几乎笼罩着学校的一切。教育的功利、学校的功利,往往都是通过校长、也包括教师来实现的。教育需要坚守,坚守中华民族的优秀的传统的诗性文化。教育需要坚守,坚守中华民族的优秀的教育的真善美的核心价值观。这一些,都要依靠我们教师来实现,没有教师,则没有教育的未来。


我们是不是可以说,像孔子一样做老师?——就是“吾与点着也”般地做有情怀的老师,本真、唯美、超然。曾点追求的是人类社会的整个美好境界,而其他孔子的弟子追求的是自己的功名利禄,境界是很分明的。我们还可以不可以再说“像范仲淹一样做老师”,也就是要求我们能像范仲淹那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做一个有情怀、有担当、有原创力的这种有道德品行的老师。我会不断以“传统文化与教师品行之魂”这句话,提醒自己,作为我的教育的座右铭。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