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潍水河畔好读书

苟日新 日日新 又日新

 
 
 

日志

 
 

【转载】国家课程校本化经历的四个阶段,各学校不妨对号入座  

2018-03-26 08:30:44|  分类: 转3—课程建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国家课程校本化经历的四个阶段,各学校不妨对号入座 - 春和景明 - 潍水河畔好读书
 嵇成中,原深圳市福田区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 ,首发《上海教育》2018年  1B 原标题为《课程的迭代与嬗变》 2018年1月20日出版


“教育改革的核心是课程改革”已成广大基础教育工作者的理性共识。长期以来当你走进学校、深入课堂,会发现普遍存在“课程窄化”的现象。不论是来自中学还是小学、是东部沿海还是西部内陆、是城市还是乡村,也不论在政府主导的督导评估中还是在各类机构发起的研讨会上,绝大多数校长们在谈论“课程改革”成果时,津津乐道的是课程的数量、类型和层级。


然而,当我们追问校长语文、数学、物理、化学、历史、地理等课程是如何改革的时候,绝大多数校长却无言以对。人们似乎发现在这些校长的语境中,“课程改革”等于“校本课程改革”。时至当下,我们惊喜的看到,基于国家课程标准的国家课程和校本课程一体化整合,以“发展学生理解力”为核心的UDP课程可能给我们带来一场实质性的“课堂革命”。


回顾课改的一路风雨,人们对“国家课程校本化”实施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简单到复杂的探索过程,大体可分为“模式建构”、“结构优化”、“学科融合”和“整体重构”四个阶段。用现代网络语言表述,可分为四种迭代演进的版本。


1.0版:教学模式建构。


本世纪初在基础教育领域内产生广泛影响的教育变革莫过于来自草根的杜郎口旋风、洋思经验和东庐模式。


这些自下而上的探索,反映了那个时代,一部分教育变革先锋不甘坐以待毙的挣扎、突破传统教育藩篱的勇气和敢为人先的历史担当。


但这些探索常纠结于教师讲的时间长短和教与学的先后顺序,而教学内容则是严格遵循自上而下的、给定的教科书的逻辑,课程结构如何优化鲜有问津。


这种亦步亦趋的教学生态,抑制了教师课程开发的主体意识,使课程改革止步于方法论层面。


因此,以“关注方法、基于教材”为主要特征的教学模式建构,只是拉开了“国家课程校本化”的序幕,虽极具价值,但还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国家课程校本化”。


2.0版:学科结构优化。


人们在教学实践中发现“基于教材”的课程,束缚了教师的创造力,也不利于学生的发展。


于是以改变教科书固有逻辑结构,围绕主题设计教学活动、调整教学内容先后顺序、拓展学科知识容量为主要特征的“学科主题教学”就闪亮登场了。


这种“学科内容主题化”的探索,开启了教师创生课程的主体性,使教师从国家课程被动的执行者,变成主动创造者,揭开了“国家课程校本化”的新篇章。


但是,“关注内容、优化教材”的探索,使课程只在学科教科书内寻出路,学科之间缺乏必要的关联,而且壁垒森严。这不仅缺失了课程的整体意识,而且随着知识过度分化,学习却越来越远离生活。


3.0版:学科之间融合


以拆分世界、拆解问题为己任的分科课程,无法使学生有效面对真实世界和真实问题。为弥合分科教学的割裂,以北京亦庄的“全课程”、重庆谢家湾的“小梅花课程”、清华附小的“1+X”课程为代表的跨学科、跨领域融合的课程形态出现了。


这些探索反映人们试图通过项目学习、现象学习,实现用完整的课程,培育完整的人的目的。这无疑是“国家课程校本化”非常有益的尝试。但是当下能看到的所有关于学科融合的探索,无一例外的自编了教材。


这种“关注跨界、自编教材”的探索所遭遇的困境,不仅面对恒定的时间维度,国家教材和自编教材之间的矛盾无法调和;而且固化的课程内容,必然束缚教师课程实施的创造性,将再次陷入内容主导课程的泥潭。


4.0版:课程整体重构。


就在人们思考如何走出传统课程困境时,发端于山东潍坊钢城现代学校,目前在山东、北京、天津、湖南和江苏等地15所学校践行的“理解力发展实践课程”(UDP),为了实现“让课程回归生活,让教育回归自然”的目标,描绘出令人振奋且极为有效的课程图谱。


UDP课程通过对知识结构和过程结构的研究,依据人与自然、人与社会、人与自我三大关系整合学习内容,使用真实情景、逆向设计、观念聚合、深度探究四大策略,达到发展学生理解力的目的。


UDP课程不是与数学、语文并列的学科课程,而是所有课程实施的理念、框架和工具;它不是点状、局部变革,而是聚焦课程结构、内容、实施、管理和评价全要素的系统变革;它不是教师独白式的单向传输,而是项目式、现象式的自主学习;它不追求对事实的识记、再认,而强调知识的迁移应用;它不是基于教材的分科课程,而是基于标准的综合课程;它不是依赖给定教科书、学习内容固化的课程,而是依据课程标准、学习内容动态生成的课程;它不是国家课程和校本课程的双体并行,而是基于标准的课程整体重构;它不在按课时备课,而全部进入单元备课;它不再是教师个体的单打独斗,而是全程全员的团队协作;它使教师不再是重复昨天故事的朗诵者,而是不断创新的智慧启迪者。


UPD课程“关注整体、超越教材”基于标准的系统变革颠覆了传统课程,这种脱胎换骨的课程嬗变,必将实质性推动“课堂革命”。


从“模式建构”、“结构优化”、“学科融合”到“整体重构”,不仅是课程从简单到复杂的迭代演进过程,更是课程不断突破与创新的实践嬗变过程。我们希望课程在“嬗变”中构建全新的课程逻辑,开启课程改革的新天地。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